首页 > 书库 > 《邪风道骨》仙风道骨白衣飘飘图片 小说目录 邪风道骨蕾丝

邪风道骨

玄幻连载中

《邪风道骨》为出云道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在白云烟的耳光落下去那一瞬,张原的目光是有些古怪的,至少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女子来帮他出头。 二人从侧廊穿过两重院落,一进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8 18:02: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邪风道骨》为出云道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在白云烟的耳光落下去那一瞬,张原的目光是有些古怪的,至少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女子来帮他出头。 二人从侧廊穿过两重院落,一进

《邪风道骨》免费试读

在白云烟的耳光落下去那一瞬,张原的目光是有些古怪的,至少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女子来帮他出头。

二人从侧廊穿过两重院落,一进入正厅,张原就感到浓重的敌意扑面而来,索性长身而立,拱手随意地道:“不知殿下召见,有何要事?”

“无礼!大胆!还不速速跪拜?”后面的太监阴声喝道。

张原道:“草民乃方外之人,不对凡人跪拜,还请殿下恕罪。”

魏平一的目光早被张原身后女子那曼妙起伏的身姿吸引住,对二人的话恍若未闻,轻咳一声,温言道:“这位小娘子,请抬头一见。”

白云烟暗道不妙,无奈之下还是依言抬起头来。

魏平一目光一滞,呼吸平白急促了几分,苍白的脸上忽然多出几分血红,颤声道:“走……走近前来一些。”

白云烟心中长叹一声,皇族不比一般世家,今日之劫看样子是避不过了,暗道不如今日撞死于此,免得自己这幅脸蛋徒惹祸害,牵连了夫君。

往前走了一步,却被张原横手拦住,心中顿时又甜又苦。

“如若殿下无事,草民先行告退。”张原道。

魏平一勃然大怒,一旁的杜子安微笑着,似打着圆场道:“张兄且慢!今日群贤毕至,共贺龙门之喜,却少了一样东西,令此间失色不少,殿下也为此揪然不乐啊。”

张原面无表情地道:“噢?那少了什么东西?”

杜子安的目光看向白云烟,眼中异光闪烁:“当然是张兄的夫人,号称诗舞歌乐四绝的白大家。张兄虽然有幸抱得美人归,却令这松间月失色不少,连带这鸣鹿大宴也索然无味了啊。”

“所以,还请白大家一展四绝才艺,让我等一饱眼福,让殿下一逞所愿才是。”

让一个已为人妇的正妻,在这风月之地、众目睽睽之下吟歌弄舞,这是自古未闻之事,即便白云烟曾经屈身于此,也不会有人提出这样近乎羞辱的要求。

而杜子安,就是要羞辱她、折辱她,同时狠狠的打击张原!让他成为众人的笑柄!

白云烟对着杜子安怒目而视,心道自己还是看走了眼,没料到此人如此阴狠恶毒,但若是献上歌舞就能安然脱身,她也愿意这么做,只是怕他不高兴,于是拿眼望向张原,想看他是什么意思。

张原却不看她,脸色沉静若水:“此女之舞,我一人独赏;此女之歌,入我一人之耳;此女之诗乐,为我一人独鸣。除此外,不为第三者闻之!”

他这番近乎横蛮的话说出来,听得白云烟忧心之余,又恨不得立刻投怀送抱。

夫君,你要不要这么耿直!上面坐着的毕竟是皇子,后面代表着庞然大物般的朝廷和世家啊……

但他这番话却无从指摘,无论是法理还是情理都怪罪不得,若是正室夫人都能随意为人取乐,那大魏律例也会成为笑柄。

满堂寂静无声之际,松间月的老鸨跳了出来,脸上横肉显得蛮横无比,一把攥住白云烟的手腕,尖声道:“骚蹄子,你私自夜奔相国府,还敢出现在这里?”

又对张原厉声道:“张公子,那一夜嫁与你的另有其人,却被这个天杀的偷偷换了过来,老身待会就把真正的夫人交给你,只是云烟却必须留下了!”

老鸨自从得知,娶白云烟之人乃相国府的庶出四公子之后,早就后悔不迭,如今逮住机会找个借口索要回来,再献给三皇子,那就是大功一件,什么赏赐都少不了!

魏平一赞赏地点了点头,板着脸斥喝道:“既是如此,张原你不得阻拦,否则孤不但拿下你功名,还要重重治你!!”

杜子安已经绷不住虚假的微笑,虎视眈眈地道:“既然还是伎子一个,那还不快快献上歌舞,取悦我等?”

同在正厅之中的一甲进士和少许文臣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一幕,能够折辱这昔日高高在上的花魁行首,四绝仙子,亦令方才成为人上人的他们感到一种快慰。

“舞!舞!舞……。”厅内所有人纷纷敲击着桌案,齐声喝道,在一束束充满恶意、狰狞、欲望的目光中,白云烟的脸色愈发苍白,娇躯摇摇欲坠。

忽然,张原开口,压下众多杂声:“云烟,作诗一首。”

四周一静,众人权当张原屈服,神色更是得意非常。

知道他性子的白云烟全然不当他妥协,又惊又喜地望了对方一眼,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亲昵的称呼她啊……

“夫君,以何为题?”

张原想也不想,淡淡地道:“七杀!”

白云烟眸中一凛,深深地凝望了自己的男人一眼……

祥和富贵的丝竹之乐中,少女环视着一个个身着大红官袍,志得意满的新晋官员,感受着一双双充满赤裸裸色欲的目光,朱唇轻启,清声冷吟:

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犹怨天不仁。

不知蝗蠡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

锵!!

在众人犹自品味诗中之意时,忽闻剑作龙吟,剑光大作,余音未绝之际,一蓬鲜血陡然洒出,连同一支胖乎乎的断臂横飞出去,掉落在魏平一的桌案前,溅了他一脸的血!

好个张原!

老鸨呆呆地看着自己齐根而断的胳膊,犹自没能醒悟这是怎么回事,待得剧痛钻心,方才扯着嗓子发出泼天般的痛嚎!

“啊!!!!!!!!!!杀人啦!!!!!!!”

暴起一剑削断这老鸨抓捏白云烟的手臂,张原又一个窝心脚踹在对方胸口,将偌大一个肥胖肉体踢得飞起,砸倒一片案几和几个进士,引来一片惊呼。

一身荒废已久的武功,哪能发挥出半点?老鸨在地上挣扎几下,五脏尽碎而死。

“张原,你你你你放肆!!”杜子安一脸震惊,犹自未能从这场面中反省到接下来会面对什么,还下意识地摆出训斥的脸嘴。

张原看也不看,反手一剑掼入他的嘴中,在对方“嗬嗬”作声,面露不可置信中用劲一催,剑锋剧烈震荡,杜子安双目暴凸,脸上青筋如蛇,接着整个头颅轰然爆裂,炸成无数碎片,两颗充满恐惧、血淋淋的眼珠子飞了出去,在桌上弹了几下,一颗飞入酒杯,一颗掉进一盘菜里。

这时,魏平一身后的护卫高手反应过来,将他包在中心团团围住,拔刀挚剑,警惕地望着他。

张原也不去理会那边,对着纷纷朝厅外涌去的进士追了过去,管你什么一甲二甲,一剑一个状元,一剑一个榜眼探花,如屠猪狗般统统搠穿心肺而死!!

这时,院外的进士终于发觉不对,有人起身往外逃跑,张原也不去理会,有人试图冲进来救驾立功,被他随手刺死。

松间月的护卫终于赶来,在一个老头的带领下狠狠扑了过来。

“大伙齐上,将这对男女乱刀劈死!!”老头愤恨大喝。

来人气息凶煞,出手狠戾,一看就是亡命江湖的凶徒大盗,此刻一涌而至,乱刀齐下,只听得一阵暴风骤雨般的兵器交接之声,伴随着火花四溅,怒吼与惨叫,一蓬蓬血雾不断炸开,给四周甜香的空气增加一股股腥味。

张原一连格弊五人,却仍有十来个凶徒团团围了上来,这些是松间月四处掳掠女子,逼良为娼的凶悍打手,上下勾连,官娼相护之下,一边名列全国通缉榜,一面仍旧在法网外逍遥自在。

张原神色冰冷,一把拽开白云烟,一剑平平刺出,这看似无形无色的一剑,实则快到了极点,在半个呼吸时间内一连攻出三十来次,包含了挥、劈、切、削、刺、斩、绞……一只只手掌落地,一根根胳膊飞出,一个个首级冲天而起……

以正临邪,谓之诛,是为无相诛魂!

老头心头滴血,这些都是他好不容易才从江湖上网罗来的好手,此刻却飞速地死在张原手下,当下恨得目呲欲裂,觑得一个机会,大吼一声,一拳直捣他的侧腰!

砰!!!!!

一声沉闷的音爆,无形地冲击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四周的残肢碎骸和桌案菜肴腾飞而起……

得到无相子毕生修为的功力岂是说笑?张原以拳对拳,直接砸得这老头的拳头碎成了骨头渣子,手腕上只剩下一个光秃秃、血呲呲的骨头棒子,连周围的血肉都撕下了一大片,紫色的血管和白色的骨髓吊在上面,凄惨无比。

不仅如此,狂暴汹涌的内气冲入这老头的身体内,将他体内搅得一片狼藉不堪,直直地喷出一大口鲜血,鼓着双眼仰天栽倒。

至此,室内横尸数十,血流飘碟,视线中再无一个活人!

再看向主位,只见魏平一和一众护卫早不知去向,显然是见势不妙早早溜了。

身上溅了不少鲜血的白云烟捂着嘴,眼神中惊恐无比,她万万没想到张原会以这样惨烈的杀戮来面对这件事情,关键是……虽说早知道他武功高强,却未料到高到这般地步,连自己视为噩梦的老鸨与老头也是一脚一拳,轻而易举地格毙……

望着他走出庭外的背影,白云烟眸中的畏惧渐渐淡去,她抹了抹脸上的鲜血,坚定地跟上前去,再度紧紧地攥着对方。

杀戮的火焰,刚刚开始燃烧!

《邪风道骨》 免费阅读章节

《邪风道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