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逃婚王妃很逍遥》王妃很逍遥 女体化 逃婚王妃很逍遥YAOI

逃婚王妃很逍遥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吉月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逃婚王妃很逍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祁城,付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祁城知府气急败坏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来来回回的踱步,扬手想要给他一巴掌,可这事着实怪不得自家儿子,连宸王也说了,那护卫是自愿同袁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1 06:08: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吉月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逃婚王妃很逍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祁城,付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祁城知府气急败坏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来来回回的踱步,扬手想要给他一巴掌,可这事着实怪不得自家儿子,连宸王也说了,那护卫是自愿同袁儿

《逃婚王妃很逍遥》免费试读

祁城知府气急败坏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来来回回的踱步,扬手想要给他一巴掌,可这事着实怪不得自家儿子,连宸王也说了,那护卫是自愿同袁儿回来的。

见他这般焦躁的模样,付袁登时傻了眼,他倒是从未问过苏皖的身份。

“爹,可是出了什么事情,难不成那苏公子身份惊人?这祁城还有比您大的官儿?”付袁不解的看着他。

“唉!”祁城知府叹了口气,容貌像瞬间老了十余岁,“他是宸王殿下的护卫。”

付袁先是不解,皱眉想了会儿,顿时一脸惊恐,“您是说那个宸王?”

“逆子啊!”祁城知府又是一声长叹,也从侧面回答了他的问题。

付袁张大嘴巴,呆愣在原地,怔了半响,脑子里想着苏皖言笑晏晏的模样,手掌不自觉的抓紧塞在腰间的香囊,天人交战,许久后,他才红着一双眼睛抬头,“爹,宸王殿下可还说了别的?”

他模样难得的显出一丝狰狞,好似有人要抢他的心爱之物一般。祁城知府心下一惊,刚想呵斥,看到他这样子,嘴巴里的话不由咽回去,“宸王殿下说了,不要将他来过的事情告诉那护卫。”

付袁眼睛一亮,当即站起身,“宸王殿下这般说了,定然是晓得苏公子是自愿与我回府的。孩儿不曾强迫他,宸王殿下又怎么会怪罪。更何况,就算宸王殿下心悦苏公子,可难道还不允许我与他公平竞争,且看谁能先讨苏公子欢心。”

祁城知府没想到他如此冥顽不灵,气的指着他直哆嗦,“宸王的非议也是你能说的?混账东西,你……你这是要气死我啊你!”

他身子一晃,就要晕过去,付袁不为所动,手掌攥的紧紧的,尖锐的指甲掐进掌心,带出一道道血痕,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半分退让,祁城知府气的捶胸顿足,直挥手叫人将他拖下去打个二十大板。

付袁铁了心不退缩,硬生生被打了二十大板也没求饶。祁城知府就这么一根独苗,总不能打死了,也只好就罢,吩咐人将他抬回房里休息,又叫管家将付袁身边的仆从喊来,特意叮嘱一番,只叫他们盯着,千万别叫付袁占了苏公子的便宜。

这边闹得惊天动地,苏皖那厢却是半点儿影响都没有。她正靠在床榻上想着要不要趁着夜黑回客栈一趟,取些毒粉防身,又怕路上遇上歹徒,正犹疑不定,窗户突然“啪”的一声打开。

苏皖一惊,刚欲起身,一道人影就重重的压到她身上。她眨了眨眼睛,无奈出声,“王爷这夜袭厢房的习惯还真是半点儿也没有改变。”

“苏小姐随意跟男人回府的习惯似是刚刚才培养出来?”

苏皖愣了下,冷笑两声,“王爷吃醋?”

“吃醋?”萧墨宸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唇角带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本王只是怕你惹了情债,回头还要本王帮你解决,着实麻烦。”

“王爷放心,苏皖自有分寸,不劳王爷帮忙。”苏皖趁着他不注意,抓紧被子,将自己整个人埋进去。

只是想归想,打完苏皖就后悔了。就在她心情忐忑的等着萧墨宸发怒时,就听见一阵极低的笑声,紧跟着身子一轻。她诧异皱眉,就见萧墨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身背对她。

“苏小姐看上了祁城知府的儿子,本王也不便多干扰,只是正事要紧,明日就要出发前往江南,你别耽搁了。”萧墨宸话音落下,人就消失不见。

苏皖的话被堵在嗓子眼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她看着萧墨宸离开的方向,莫名觉得一阵烦躁,手掌握紧,想到暮词还没有消息,又是恼火。

第二天天一亮,付袁就一瘸一拐的过来,苏皖正想着萧墨宸昨晚的状态,转头就见他离自己就两步远,下意识的皱眉,后退一步,紧跟着察觉到自己的动作实在不妥,忙抬手鞠躬装作行礼的样子。

付袁一招手,仆从就摆上桌子,椅子,若是昨日,苏皖还有心思同他慢慢磨。可她昨日惹恼了萧墨宸,他摆明了不给自己时间,她一定要尽快找到暮词,要不然,他可能真的会强行命令自个儿离开祁城,到时候,暮词就真的书凶多吉少。

她一连叹了好几口气,总算引起付袁的注意,“苏公子可是在想令妹?”

“自是,舍妹与我相依为命多年,昨日出去就没了消息,我这心里实在是担忧……”苏皖眉头紧皱,一边说,一边观察付袁的反应。

“苏公子不必担心,令妹的消息在下已经派人打探到了。”付袁将一张半张脸蒙着面纱的美人画像在苏皖面前展开,“这是春香楼昨日里新进的姑娘,虽说在下没瞧见这画卷里姑娘的容貌,可看着总觉得与公子口中说的令妹是同一个人。不知苏公子可认的出来?”

付袁为了讨苏皖欢心,着实费了一番心思。苏皖细细瞧了眼画像,终于认定画上之人就是暮词,不由好奇,“付公子,这春香楼是什么地方,怎么会……”

“这真是令妹?”付袁惊的一下子站起来,当即就叫仆从带人准备出门。

苏皖心口“咚咚咚”直跳,一颗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里边来,隐约觉得不好,当即抓住付袁,急切发问,“这春香楼到底是什么地方?”

付袁见她急得一张脸都要扭曲了起来,心下暗叹,只好如实招来,“春香楼是祁城最大的青楼,若是去的晚了,只怕……”

“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去。”苏皖一想到暮词竟然沦落到那种地方,急得嘴巴里边都跟着上火,当先一步,对着府邸外边冲去。

同时,祁城知府就得知苏皖出府的消息,打听清楚他要去救自己的妹妹时,面上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来。只怕宸王是看上了苏公子的妹妹,因而才对这个护卫另眼相看。

这么一想,祁城知府立即觉得心里边好受多了。

苏皖杀气腾腾的赶到春香楼的时候,暮词正被吊在房间里毒打,眼见她受了这么久的鞭打都要不肯妥协,禁不住急了,耐心耗尽,当即就招手叫了几个壮汉进来。

暮词惊恐的瞪大眼睛,就要咬舌自尽。可惜她这点儿手段,哪能比得上这,嘴巴一捏,一团烂布就塞到她嘴里,叫她咬舌自尽都是不成。

苏皖推开房门,看见的就是这春香楼的端着茶坐在一旁慢悠悠的喝着,精明的脸上挂着恶毒的笑容,似乎是等着看暮词的下场。苏皖一股子气血顿时冲到头顶,付袁看她眼睛都红了,担心她一怒之下闹出人命,立即挥手叫仆从将这和屋子里的壮汉给抓起来。

“你们……你们做什么?”被抓住胳膊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在看到苏皖时,她不由眯起眼睛,神情玩味。

她的目光随后落到同样脸色阴郁的付袁身上,低低的笑了一声,“这不是付公子吗?公子可有段时间没来我这儿了?”

往日里,付袁没少来过这些地方,说起来,这春香楼也有些清倌儿,可惜他今日陪着苏皖一起过来,正琢磨着如何给自个儿的心上人留个好印象,此刻见找跟自己套近乎,脸都黑了,抬脚就踹了过去,“去去去,谁同你认识。”

苏皖一双眼睛都盯在暮词身上,冲上前去,拽掉暮词嘴巴里塞着的烂布,见她疼得汗水岑岑,鬓角的额发贴在脸庞,禁不住攥紧拳头。她霍然扭身,“付公子,还请将此人交给我。”

苏皖抬起手指,笔直的落到那身上。愣了会子神,才反应过来苏皖这是找自己算账来了。

当下她就哀嚎起来,“付公子,这可不关我的事情啊,这人送到我们春香楼都是这么调教的,我……”

“我问你,是谁将她送过来的?”苏皖被她嚎的脑袋发疼,厉喝一声,直接打断她的声音,“再敢嚎叫,我拔了你的舌头。”

吓了一跳,立即闭嘴,瞧着她凶神恶煞的样子,在心里来来回回的掂量着。苏皖见她神情犹豫,一副不想说的样子,禁不住冷哼一声,“不想说?付公子,她既然不愿意说,这舌头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不妨给拔了。”

付袁没想到昨日见到的温润如玉的人儿,发起狠来这般渗人,不过……他的目光随之落到暮词身上,默默叹了口气。此事也怪不得苏公子,眼见着自家妹妹被折磨成这副样子,任是谁也忍不住生气。

只是,他与这到底是熟识的……付袁拱了拱手,“苏公子,这花妈妈也不是故意刁难令妹,她说的也是真的,至于是谁将令妹拐来此处,我在帮你问一问,兴许她会说出来也不一定。”

苏皖有些不满的皱眉,按着她的想法,这逼良为娼,就是死了也不可惜。可这儿毕竟是祁城,她总归要留些面子给付袁,思及此,苏皖点了点头,冷着一张脸回应,“那就有劳付公子了。”

花妈妈看着二人之间的互动,眼睛一亮,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圈,面上就浮现出诡谲的笑意来。

付袁见她松口,立刻一挥手,就叫人将押下去。苏皖立刻扶着暮词躺倒在床榻上,拉过被子替她盖着。暮词咳嗽两声,刚准备起来,就被苏皖按了回去。

暮词一双眼里蓄满泪水,禁不住哽咽,“小……”

话还没说完,苏皖就竖起中指贴在唇瓣上,“你身子还弱,先休息,有什么话,等养足精神了再说。”

说话间,苏皖的手指顺势搭在她的脉搏上,确定她没什么大碍之后,心下才松了口气。暮词硬生生的撑了这么久听到她这话,再也支撑不住,直接睡了过去。

付袁沉着一张脸进来,脑子里回响着的话,盯着苏皖的眼神挣扎不断。苏皖敏锐的回头,就看他一副魂游

《逃婚王妃很逍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