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酒娘》女尊之酒娘 Mary 重生之酒娘小说大结局

重生之酒娘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酒娘》是苏阿铁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那一声,祝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送走喜福,祝酒酒想起上一世落水醒来后,自己可是整整卧床了近半年身子才慢慢好转,虽说这会感觉稍好些,但也不敢大意了,索性把这诸多烦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5 18:03: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酒娘》是苏阿铁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那一声,祝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送走喜福,祝酒酒想起上一世落水醒来后,自己可是整整卧床了近半年身子才慢慢好转,虽说这会感觉稍好些,但也不敢大意了,索性把这诸多烦

《重生之酒娘》免费试读

送走喜福,祝酒酒想起上一世落水醒来后,自己可是整整卧床了近半年身子才慢慢好转,虽说这会感觉稍好些,但也不敢大意了,索性把这诸多烦心事放一边,复又躺回去歇午觉。

这番落水身子终是遭了罪的,祝酒酒不一会便觉着疲乏,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睡着后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反反复复地梦到一处满是樱花树的园子,正值花期,一树雪白。晚风掠过,霎时花落如雨。

樱花树下那个华服男子缓缓转过身来,眉眼如画,俊美得让人看上一眼便似被粘住了般再也挪不开视线。他有些削薄的唇微微翘起,朝着她张开手臂,“酒儿,到我这里来……”

一把略显低沉的嗓音,更似这世间最美的好酒,醇香扑鼻。

祝酒酒神魂一颤,跟着鼻间发酸,头一垂,眼泪便滴了下来,没入脚下的一地落花。

“酒儿是怪我这些日子冷落你了么?”他的声音越发温柔,踏着落花织作的地毯走过来,执住她的手。

祝酒酒痛恨自己不争气,却又无法抗拒他的碰触,不过是牵个手罢了,阵阵酥麻却是从与他交握的手部传至全身。她瞬间红了脸,一半娇羞,一半是委屈。

“傻酒儿……”男子长长地叹息一声,长臂一伸拥她入怀,“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祝酒酒把脸埋入他泛着冷香的怀抱,喃喃地唤了声,“夫君……”

成亲两载,他却是始终不曾唤自己一声娘子。

“前年采了些梅花,用雪水酿了酒,一直埋在树底下,昨儿才让芳露挖了出来。”男子扶住她的肩膀亲亲密密在一旁的石桌旁坐下,“如此良辰美景,最是适宜与娘子晚酌几杯。”

祝酒酒竟是如遭雷击般怔愣在场,久久才回过神来,因他那一声娘子,心头涌起一阵如灭顶般的狂喜。她快乐得不知如何才好,所有的委屈与等待,因他那一声娘子而灰飞烟灭。

她只管看住他,痴痴傻傻地笑。

他执起白玉酒壶,替她斟满面前的酒杯,“酒儿若是喜欢,不妨多喝一些,这梅花酒并不会醉人。”

不能喝!不能喝!!

一道凄厉的声音划破神魂,祝酒酒一瞬间有些迷茫,抬眼望向对面的人。

他正温柔地与自己说着话,唇边亦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祝酒酒立即无比顺从地端起酒杯,傻傻地望着对面的人,如痴如醉地说:“只要是夫君喜欢的,妾身都喜欢……”

她将酒放在鼻间轻嗅,一股沁入脾间的梅花冷香,如同他的味道。这股味道令她心下欢喜,毫不犹豫地仰头一饮而尽。

“好喝么?”他缓缓地问。

“嗯……”她傻傻地点头,却忽觉一股焚心之痛从喉间蔓延至全身,眼前渐渐有些朦胧,身子也软软地倒下去,尔后眼里鼻间嘴里都有腥热的液体流出来,她不甘心地挣扎了几下,抬手想抓向对面的那个人,最后只是无力地垂下,身子最后抽动几下,便再也没了动弹。

祝酒酒明知是做梦,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瞧着梦里的自己再经历一遍鸠酒穿喉的死状。

她的神魂在梦里呜咽嚎哭,苦苦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那深渊一般的噩梦。

直至有人用力推她,“小姐,小姐醒醒……”

推了几下,她才从梦中惊喘地睁开眼来,竟是满身大汗。

桑白一脸焦急,“小姐可是做噩梦了?”

祝酒酒长长呼出一浊气,才发觉自个手脚发软,全身无力。她低垂着头,回味着梦中的种种,那股焚心噬骨之痛竟是蔓延全身。

杜晏修!这夺命之恨,没齿难忘!

她心里其实是知道的,他是因父亲留下的那张绿琼秘方才向自己求娶的。只是那会她恨不得从祝家的牢笼里挣脱,再说她又是喜欢他皮相的。那样俊美的相貌,任何一个女子看了都会为之着迷,上一世那个愚蠢的自己甚至因他要娶她而沾沾自喜,在祝家一众姐妹面前很是得意。

后来他娶了她,他们已是夫妻同体,他想要绿琼秘方,给了他又何妨?

岂能料到,她对他不再有用处,便也弃之如敝屣。更想不到他的心竟狠毒至此,用一杯毒酒结果了她的性命,对外却是称她缠绵病榻半年,终是香销玉毁。

无怪乎最后大半年来,他有意冷落她,将她近乎囚禁在樱园里,原来竟是从那会就开始布局。

若非是她身死后,魂魄却还在樱园里游荡,怕是还不能知晓自己被害至死的内情!

她看见自己懵懵懂懂地飘浮在半空,樱花树下的石桌上,伏着另一个自己。

对面那个男人眼底一片冰寒,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死过去的自己,抬手击了击掌,从园子后转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人是芳露,另一个……赫然是樱桃!

她看见那个男人毫不留情地起身离去,而自己已渐渐冰冷的身体被芳露樱桃架着放倒在地,被二人胡乱地清理脸上脏污的血迹,又重新扑了粉涂了脂,勉强弄出一副睡着了的模样。

接着芳露跑了出去,而樱桃留下来继续守着。

刚刚意识到自己死了的她,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懵了半晌,竟是歇斯底里的冲向樱桃,口中高声叫道:“你们为什么要害死我?为什么?为什么……”

然而她透明的魂魄径直穿透樱桃的身体,任她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能听见。

芳露去了许久也不曾回,樱桃对着她冰冷的尸体说的一番话,却是令只剩魂魄的她也如坠冰窟。

“小姐这副样子,还真是可怜呢……”樱桃弯下腰,凑近冰冷的她,“小姐怕是不知道吧,这杜府,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四少夫人呢。”

“还有,新的四少夫人是昌平候府的小姐,虽说只是庶出,却是能让四少爷借得上力的。”

“昌平候府的五小姐,琴棋书画无所不通,长得更是比咱们祝府的七小姐还漂亮。小姐您哪……可是连人家一根脚趾头也比不上呢!”

“说到脚趾头……小姐怕是不知道吧,你这张脸蛋长得也不差,为何少爷就是不愿碰你?”樱桃直起身来,笑容恶毒,“因为少爷他说,最恶心小姐一双大脚,看着就让人倒胃口,哪里还会有什么兴致!”

《重生之酒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