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百度云 小说TXT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总攻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

架空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幻颜原创的架空小说《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颜墨,南宫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路上听到的神女行为放荡,与男子同行暧昧不已的谣言果然是假的,百闻不如一见。 他又抱拳道:“南宫轩见过神女大人。” 颜墨回以一笑,

|更新:2020-01-26 00:04: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幻颜原创的架空小说《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颜墨,南宫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路上听到的神女行为放荡,与男子同行暧昧不已的谣言果然是假的,百闻不如一见。 他又抱拳道:“南宫轩见过神女大人。” 颜墨回以一笑,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免费试读

路上听到的神女行为放荡,与男子同行暧昧不已的谣言果然是假的,百闻不如一见。

他又抱拳道:“南宫轩见过神女大人。”

颜墨回以一笑,声音如灵泉泠泠声那般悦耳:“不必多礼。”

一行人又加上南宫少主几人开始上路了。

颜墨强烈要求自己要骑马,坐了那么多天轿子,呼吸不通顺,腰酸背痛。

主祭司拧不过她,只好从了。等颜墨如愿坐到马背上时,她却失了神。

在她被收养时,那人总会将她教的方面俱全,无论是马术还是高尔夫球,都面面俱到。

而那人似乎终生无子,似乎将所有期望投放在她的身上。不知道自己做实验消失后他还会再收养一个吗?

“神女大人?”

她正失神着,一记含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颜墨抬眼望去,不知不觉她已经和南宫轩并排行走了。

她回神后,对着南宫轩笑了笑:“不用叫我神女大人,我有名字的,我叫颜墨。”

“颜、墨,好名字,在下南宫轩。”南宫轩唇角含笑,声音温润如玉,如被上帝吻过一般,动听。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名字从南宫轩口里一字一顿说出来,听起来十分舒适又温柔。

颜墨享受的眯了眯眼,两人的距离很近,她伸手拍了拍南宫轩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仿佛一见如故,而且你声音听起来真好听,也许是缘分吧。”

南宫轩被拍的一怔,女子的手力,虽然不至于拍疼他,但第一次被女人做和哥们儿之间拍肩膀的事,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他很快反应过来,语调微扬:“世界这么大,你我能相遇自然是上天给的缘分。”

他又挑眉看了看颜墨,一双魅惑桃花眼弯弯如月:“颜墨一看就是性情中人,一点也不像那些……”

“不像那些大家闺秀或者仙姑道婆吧。”颜墨自然地接口,她一双葡萄般诱人的瞳子眨巴着,又道:“之前便有人同你说过一样的话。”

“哦?”南宫轩一下子来了兴趣:“他如今在哪?”

闻言,颜墨嘴角有些涩然,味道苦苦的。“他被我一不小心给弄丢了,虽然非我本愿。”

南宫轩没有说话,久久凝望着颜墨,眼里闪过几片沉思。

“你也觉得我太没用了吧,他大概也会怪我吧。”颜墨有些自嘲道。

南宫轩轻轻摇了摇头,他神情变得有些认真道:“看得出来,你很在乎他,若他知道你对他的情意自然不会怪你。”

“对呀,他是我到现在最为亲近的人,就如同是我邻家弟弟一般。”颜墨豁然开朗,她笑道:“不瞒你说,我那位邻家弟弟,姿色也是一绝。与你不分上下,各有各的秋色之俊。”

“绝色?”南宫轩反复咀嚼这个词,他忽的笑了笑:“改天我一定要见上一面。”

“好。”颜墨答应地爽快,她开口道:“等我找到他了就带你见见他,他性子有些乖,你可莫欺负了他。”

“好,既然是你邻家弟弟,我又怎么会欺负于他呢。”南宫轩笑道。声如金玉相击一般悦耳又奇异,久久未散。

可两人不知道,到时与他见面,谁欺负于谁还不一定呢。

一路上有些南宫轩陪她闲聊,也不会太过于烦闷,但颜墨内心的焦躁也越来越躁动。

她必须早点脱身,去找夜星辰这个傻娃子。

颜墨望了望南宫轩,他能帮她吗?

却见他唇角时时含笑,一副如沐浴煦风的模样。她敛下眼眉:“少主很爱笑?”

说话间她对上对上了他那颗狭长的桃花眼,里面虽然莹莹笑容,颜墨却感觉到似藏万座寒冰,终日积雪飞扬。

南宫轩久久凝视着她,他笑了,不似往常的微笑假面,瞳孔深处的冰雪似也逐渐消融:“你真真是一个率真的女子,第一次有人直直跟我说这种话。也是,寻常人又怎能与你对比呢。”

“嗯?”颜墨似懂非懂。

南宫轩收回视线,看向前方,官路蜿蜒到路的尽头,仿佛山穷水尽疑无路,下一处便是柳暗花明又一径。

他神色如常,却带给人的感觉变得有所不同,似寂寥,似无奈。

清冷如月光般的嗓音柔柔传到颜墨耳边:“有时候,笑才让人琢磨不透,才让人忌惮。”

颜墨点了点头,道:“笑,确实是一种保护色。不过爱笑的人不一定很快乐,你应该多笑笑的。”

你应该多笑笑的……

看向一旁的她笑颜如娇花般,清澈的眸子潋滟的越发透亮,波光中如此耀眼夺目。侵入人的心脉,暖人心田。

虽不是人间绝色之姿,若是在人群中浅浅一笑,便引得一路佳人目光迷醉,如此之多娇。

南宫轩不由看得一呆,手中的缰绳无意识的拉紧,“吁~”膘肥体壮的骏马立即停下来。

引得一旁的颜墨也随之停下来,询问:“怎么了?”

南宫轩摇了摇头,轻笑了一声,复而前行:“无事。”

他又不是没见过姿色更美的美人儿,霎那间竟生生被迷住了眼。

大概是那轻轻一笑,便有所不同吧。

……

幻灵宫中。

“师兄。”见幻夜缓缓归来,媚寒心生狂喜,连忙迎了上去道。

“嗯,无需多礼。”幻夜随意抬手示意免礼。

又四处观察了一下殿内,他皱了皱眉,看向一旁的媚寒:“一休和双休呢?”

闻言,媚寒眉目紧皱,面带愧色道:“一休和双休出宫寻找尊上了,至今未归。媚寒真是无用,那日,竟另师兄陷入万恶险境之中,随从的暗卫都……。”

“无妨,不怪你。”幻夜按了按额角,连日来奔波有些疲惫,头越发的疼了。他有些怀念颜墨那套按摩手法了,可惜了。

幻夜正了正神色,吩咐媚寒道:“你先派人发出信号,速速召回两人归来。”

“是。”闻言,媚寒立马抱拳领命。

“没事,你便先下去吧。”幻夜继续按压着额角,面色冷清道。

听到幻夜送客的话语,媚寒脸色一僵,鲜红涂着丹蔻的手指深深握紧,又松开。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