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时春》锦时迷途爱未晚免费 全文免费阅读 锦时春章节在线试读

锦时春

古代言情已完结

《锦时春》是荷风竹露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锦时春》精彩章节节选: 这话在赵春华唇边绕了一圈,又咽了下去,她摆出认真无比的神情,“因为我相信你,将来你一定能飞黄腾达,青云直上。” 若不是场合不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6 00:05: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锦时春》是荷风竹露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锦时春》精彩章节节选: 这话在赵春华唇边绕了一圈,又咽了下去,她摆出认真无比的神情,“因为我相信你,将来你一定能飞黄腾达,青云直上。” 若不是场合不对,

《锦时春》免费试读

这话在赵春华唇边绕了一圈,又咽了下去,她摆出认真无比的神情,“因为我相信你,将来你一定能飞黄腾达,青云直上。”

若不是场合不对,赵春华都想给自己拍手叫好了,这马屁拍的多好啊。

她以为魏延听了这话会高兴,没成想他突然沉了脸,眼底阴霾浓重,“你凭什么相信我,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你凭什么要相信我!”

赵春华嘴角抽了抽,没道理啊,难道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你怎么会一无是处呢。你是很厉害的人啊。”赵春华说道。

魏延自嘲般的笑了,“你说我很厉害,那我哪里厉害了?”

额。

赵春华真说不出来,她上辈子跟他也不熟,这辈子加这次也才是第二次见,更不熟悉了。

“说不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魏延眼中嘲讽之色更甚。

赵春华脑子一抽,顺口道,“你名字就很厉害啊。图南,比喻南飞,是志向远大的意思。”

“......”

见他抿唇不语,赵春华开口道,“人生在世,谁都有不顺利的时候。重要的不是别人觉得你如何,而是你自己想要如何。你要是觉得自己一无是处,那别人自然也会看不起你。”

“......”

赵春华看了看他,“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在我眼里你就跟你的名字一样,迟早要南飞的。所以你要相信你自己,我也会相信你的。”

这番话说下来,她自己也累的够呛,她就不是个擅长安慰人的人。

“......”

又是一阵沉默。

赵春华深吸了一口气,“你有完没完了!”

她突然提高了嗓音,“如果觉得不甘心,那就去努力变得强大。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自怨自艾,倒不如想想自己能够做什么。”

魏延明显一震,他眸子中有了清晰的变化,垂在身侧的手一点点握成了拳头。

“你真的相信我?”

“当然。”

魏延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他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哪里来的这么大的信心。以前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种话,即便是他的生母,从小也只是不断地告诫他,要听话,要本分。

静默片刻,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两人俱是一愣,又同时道,“你先说。”

话音落下,两人都笑了。

魏延道,“你先说吧。”

赵春华没推辞。

“公堂之上,林玉堂曾逼你招认是我指使你们谋害赵秋月,你师父画押了,你为什么一直不肯画押。”她既然想救他们,自然打听过这段时间的消息,包括林玉堂何时何地怎么审问他们,她都心中有数。

“我们险些害了你,已经错了一次。怎么能再害你一次?”魏延说道。

“你看,你没有因为保全自己便陷害我,这就是很厉害的一件事。”赵春华笑开,少女本就娇媚的脸因为笑意而璀璨夺目了起来。

“这算什么厉害的事情。”魏延失笑,眼底阴霾消散了不少。

“当然算了。”赵春华眨了眨眼睛,“这世上有很多人你不去害他,他都要害你。你能不为了自己去害别人,已经是很厉害的事情了。”

她清澈明亮的眸子看着他,那语气好像他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他下意识错开了视线。

“换你问我了。”赵春华说道。

魏延微微一愣,方才想起来他也有话要问她的。

“你为什么救我们?”

他们差点害了她,她没有理由救他们的。

“因为你那盆狗血其实是帮了我。”

见魏延看着她,她又继续道,“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是你那盆狗血让林氏乱了手脚,她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魏延点点头,他直觉这不是全部的原因,但他也没有再问,她不想说也不必多问。

“那我们就走了。”

“马车留给你们,车上还有一些盘缠,我骑马走。”赵春华说道。

来的时候她已经命人在马车后面另外栓了两匹马,方便她和车夫回去用。

安阳近北地,北地民风彪悍,很多女人骑马射箭都不逊于男子,安阳受北地影响,很多女子从小都会骑马,赵春华自然也会。

魏延没拒绝,朝她点头道谢,“今日的恩情,我会记住的。”

若是将来真有像她说的那一天,他再来报。

赵春华笑了笑。

这样就很好啊。

魏延驾着马车走了,赵春华和车夫骑着提前准备好的马也往回走了。

走到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官兵正在张贴告示。

陈叔过去看了一眼,回来道,“北地今年又是颗粒无收,饿死了不少人,不少百姓都开始往咱们安阳这边来了。官府号召城内的乡绅大户们捐助些银子帮着灾民度过难关。”

赵春华叹了口气,她隐约记得,好像小时候确实有一年北地灾情十分严重,据说饿殍遍野,十分凄惨。

具体的她不记得了,原来就是今年吗。

进了城之后,速度就慢了下来,他们只驾着马慢悠悠地走着。

旁边一辆马车飞速行过,差点惊了她的马,赵春华皱眉看向那辆马车,正好马车的帘子被风吹起,他看到了坐在车内的人。

咦?

前面道路上堵了很多人,挡住了去路,隐隐的有吵闹声和哭声传过来。

赵春华停了马,对一旁的车夫道,“陈叔你去看看,那边出什么事情了?”

车夫忙点头,下马走过去,没多久便回来了。

“前面是一对在街头卖艺的父女,跟他们起争执的是孟知府的侄子孟茂。”

孟茂?

赵春华在记忆中很快搜寻到了这个人。

孟知府的侄子,孟青竹的表哥。

他是安阳有名的恶霸,仗着孟知府的关系到处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强抢民女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用声名狼藉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前世孟茂不知道听谁说赵春华生的貌美,便带着彩礼去赵家提亲,当着赵春华的面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最后被赵春华狠狠的羞辱了一番,一顿棍子给打了出去。

后来他便记恨上了赵春华,到处故意抹黑她,说她粗野鄙陋,一开始她并未放在心上,可谁知后来竟是传出她行为不检点,跟男人暧昧不清的话来。

“走,过去看看。”赵春华驾着马走了过去,随着她的靠近,哭声便更加清晰了。

“滚开,不要挡路!”孟茂一脚踢在拦在他面前的男人肚子上,那男人捂着肚子痛苦不堪的倒在地上。

“爹!”女孩子大哭着便要扑过去,手腕被人狠狠握住,孟茂目光在女孩身上转了一圈,露出几分淫笑,“身材倒是不错。”

那女孩子被吓得面色苍白,一旁女孩父亲痛苦的咳嗽着,女孩顾不得其他,对着孟茂的手背猛地下口咬了上去。

“啊!”

孟茂痛苦的大叫了一声,下意识松开手,女孩趁机挣脱开,朝着地上的父亲跑过去,“爹,爹你怎么样了?”

“给你脸不要脸了。”孟茂看了眼自己被咬出了牙印的手背,露出阴狠之色,朝着身后那几个随从道,“把这个臭娘们给我带回去,看我今天怎么修理她。”

《锦时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