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水离殇》夏末离殇 健气受 水离殇天然受

水离殇

仙侠奇缘连载中

主角是水离,玉简的小说《水离殇》此文是月城水儿原创的仙侠奇缘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为雅安祈福,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 ==================================================== 趁着月色,水离猫着腰跟在落翼的背后小心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3 18:03: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水离,玉简的小说《水离殇》此文是月城水儿原创的仙侠奇缘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为雅安祈福,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 ==================================================== 趁着月色,水离猫着腰跟在落翼的背后小心

《水离殇》免费试读

(为雅安祈福,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

====================================================

趁着月色,水离猫着腰跟在落翼的背后小心翼翼的在西山的边缘搜索着,西山的灵气相对稀薄一些,生活在那里的妖兽等级一般不是很高,最高的也不过四阶,相当于筑基后期。而且只要不深入一般也遇不到高阶的妖兽,相对其他几座山安全了不少。

突然落翼停了下来摆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着水离纵身一跃躲到附近的一颗大树上面。水离不清楚落翼这是在做什么,但落翼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吧。水离的神识和听力都没有落翼的好,所以什么都没有发现,只好用眼神询问着落翼。

落翼伸出一根食指搭在水离的额头,一个画面和声音清晰的传到水离的脑海中。水离不由得一愣,只见就在距离此处里许外的地方有两个人影正在那里上演真人版3D高清的动作片。可是让水离不解的是,遇到这些事情绕过去便是了,可是为什么落翼却拉着她躲在这里,偷着看现场版。

偷偷瞄了旁边的小正太,从面部表情上来看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不过小翼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正太,可是内里是实打实的意气风发、血气方刚的少年郎,会有这方面的需求也是正常啦,就是不知道他行不行。”水离边在心中腹诽着边偷偷的向落翼身上上上下下的瞄来瞄去。

不知道是不是水离的视线太过明显,落翼的注意力被从专注的‘欣赏’中打断,转过头来一对上水离的目光,还未等发话就像是明白什么似得,俊秀的小脸‘唰’的一下便红了个透,四周的空气立刻有种尴尬的感觉。只听落翼没好气的道:“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我我我...”

没让落翼把话说完,水离就摆出一个我了了的表情。想想也是,虽然需求可能有,但是这小正太那么容易害羞想必并没有真的去想过那方面的事情吧,以前自己‘勾引’他那么多次都是无疾而终。

正待落翼打算反驳时,那边的动作片小剧场倒是先剧终了转成了剧情片,清晰的对话声传了过来,水离二人只好打住他们的小剧场,全神贯注的看戏。

“清妹,东西拿来了吗?”男子有点急切的声音传来。

“死鬼,才办完事就惦记着那个啊,你心里都没我的吗?”女子略带不满的娇嗔道,并把那仍然在她身上不老实的大手给拍了下去。

“怎么会,我最在乎的就是你了,若不是为了你我要那个东西做什么?只要把那个东西献给和师兄,和师兄一定会帮我们安排,以后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你就再也不用辛苦的服侍那个老头子了。”男子柔声细语的哄着女子,只是在女子看不见的时候悄悄的闪过一丝丝历芒。

“嗯~~,只要不再服侍那个老头子,要我做什么都行。”女子的眼中满是怨毒,顿了一下继续道:“但是那个和师兄可靠吗?”

“放心吧,和师兄可是Chun风化雨阁和家的四少爷,只要他开口说要你一个小小的侍妾还不容易吗?好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快把东西给我看看,是不是和师兄要的那个。”

“好”女子听了男子的话似乎觉得有道理便也没有再纠缠下去,乖乖的从储物袋里摸出了一个玉简递给了男子。男子一把将玉简抓了过来放到了额头上。

不一会男子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将玉简放了下来,语气欢快温柔的说道:“没错,就是这个,你做的真不错,不过还是快把衣服穿上回去吧,免得出来久了老家伙对你起疑心。”

“嗯”女子带着甜甜的笑容亲了男子一口,转过身去拾起地上的衣服。突然男子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从背后插入了女子的心房,喷涌的鲜血浸湿了前面的枯草,女子还没来得及叫出一声便就这么轻易的香消玉殒了。

看到这里水离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感到非常的恶心,人心怎么可以薄凉如斯。前一刻还柔情似水,下一刻就可以辣手摧花,最让水离受不了的是此时男子的脸上仍然挂着一个温和的笑容,甚至此时还在用着那温柔的语气在说:“对不起了,清妹。”

“哼~~”那边方一话落一声轻哼便在水离的耳边响起,与此同时一个小巧的身影立刻像离弦之箭一般向那男子冲了过去,四个风刃术发出,仿佛将空气撕裂一般,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锋利的风刃将男子的四肢整整齐齐的给削掉了,只是一刹那的功夫男子便变成了一根人棍,还未看清来人是谁便痛的昏死了过去。

若是平时落翼恐怕也没那么轻易便能杀了一个修为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只是这个男子此时心情正佳,完全放松了警惕,而落翼又是一贯出手快狠准,完全没有给他反应的空间,所以才能如此轻易的得手。

待水离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跑过去,就看见落翼正一只手按在男子的头上,表情阴郁的站在那里。不一会落翼愤怒的将手从男子的头上拿开,扔了一个火球将男子活活烧死在当场,捡起地上二人的储物袋和玉简,然后又是一个火球将女子存在的痕迹也清理干净。

这一切看得一边的水离有些发愣,落翼杀人她见过,甚至自己也杀过人。可是落翼今天的表现明显的很反常,水离和落翼做人的宗旨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虽然这个男人的确可恨至极,水离也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但毕竟此事与他们无关,没有必要去冒险替一个不认识的人报仇,这实在也太不符合落翼的性格了。

“先离开这里。我等一会给你解释。”似乎看出了水离的疑惑,落翼淡淡的说道,只是声音有些嘶哑。

“好~”水离跟着落翼迅速的离开了犯罪现场,向着远处的林子飞掠而去。在一路上水离也弄明白了整件事情,原来开始落翼之所以没有离开是因为他发现那个男人是一直与他不对路的和昆身边的一条走狗,所以便停下来想看看他大半夜的到底在这里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可是看了一会见是在做那件事之后他本也是打算离开的,可是剧情的发展却是急转直下,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不过随即他便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想来个黄雀在后,当然可能也是真的有些不齿此人做法的成分在里面。

随着刚才的搜魂,落翼也把整件事情弄了个一清二楚,原来是那和昆想要得到天麓书院现任院长手上的一本叫做lt;百草诀gt;的功法秘籍,所以便叫身边的走狗去勾引院长那老怪的一个侍妾,让她把功法偷偷复制一份出来。

这个女子倒是真心的喜欢那个男的,此女命很苦,虽说资质不错,可是散修不易,本是打算做了人的侍妾以后的路会好走一些。可是没想到遇人不淑,嫁的人虽表面上说她是侍妾,可是实际上是把她当做炉鼎,生活的生不如死,唯一的希望便寄托在男子那里,可是却落得个如斯下场。

水离听罢一阵的唏嘘,世间还真是有许多的多情女子薄情郎啊,若不是当初遇到的是还算正人君子的落翼,自己现在的命运又将是如何呢?以自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是不是想在已经抛尸荒野了呢?或者干脆像那个清妹那样连个尸首都没留下呢?想到此水离不由得在心里暗叹自己运气好。

修仙修的不只是法力,也是在修心,心境上的缺憾不只会成为修为进阶的绊脚石,更有可能一不小心便多年辛苦付诸东流。闭上眼静静的体会这一刻的感悟。经过这一个插曲,水离觉得自己的心境上似乎有了些进步,那横隔的通往练气期四层的壁障似乎有了一些破裂。

“你若不离,我便生死相依。你若找到你的幸福,我也定面带微笑替你祝福你一生幸福.....”耳边传来一句轻轻的呢喃,将水离从感悟中拉了回来,只是声音太轻,她听得不是真切。

“你刚才说什么了吗?”愣愣的望着落翼,总觉得他刚才说的话似乎很重要,可是自己却偏偏没听清。

“没什么。”落翼面容上带着淡淡的落寞,轻轻的撇过了头继续道:“前方可能有妖兽,你自己小心些。”便没再看水离,径自的向前方飞掠而去.............

看着落翼远离的背影,水离感到有点失落,可是此时的她还看不清落翼心里的百味陈杂,也听不懂他的话里有话。

...............................................

将一个深受重伤的二阶妖兽扔到灵兽袋里,水离坐在一边看着落翼一个又一个法术的释放,满眼的羡慕,已经忘记刚才那一个小插曲。

是不是自己也应该学习一下法术了,她记得自己的那本lt;离火诀gt;上面记载有几个小法术,灵气护盾,灵眼术和御风术自己已经学会了,好像还剩下一个攻击类的火球术,一个范围攻击的天火燎原,一个通过符文引发天地灵火的火灵咒............

嗯,还有御剑术和驭物术应该学习一下,等到练气四层以后自己也可以御剑飞行,不再需要落翼带着也可以在天上自由的飞行了.........

“离儿,离儿.....”

“啊~~”水离的思绪被打断,眼前落翼拎着一个好像是小兔子的一阶妖兽,另一只手不停的在水离的眼前晃悠着。

“醒过来了?在想什么呢?叫你半天都没有反应,这样不好,这里可是野外,不能放松警惕,不然你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见水离终于有了反应,落翼开启了他小老头模式,开始对水离的无危机意识说教起来。

水离也

《水离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