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斗天战纪》斗天战皇 全文阅读 斗天战纪女体化

斗天战纪

婚恋连载中

风飘絮语新书《斗天战纪》由风飘絮语所编写的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卫炎明,拓跋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血液,人之根本。武者,更加依赖血液带来的力量,灵力跟随着血液流淌,游遍全身,绝强武者的血脉力量,还可以为自己的后代留下一些财富,

|更新:2020-02-25 06:03: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风飘絮语新书《斗天战纪》由风飘絮语所编写的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卫炎明,拓跋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血液,人之根本。武者,更加依赖血液带来的力量,灵力跟随着血液流淌,游遍全身,绝强武者的血脉力量,还可以为自己的后代留下一些财富,

《斗天战纪》免费试读

血液,人之根本。武者,更加依赖血液带来的力量,灵力跟随着血液流淌,游遍全身,绝强武者的血脉力量,还可以为自己的后代留下一些财富,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在远古时代,那些凶兽的力量,亦是靠着这血脉的延续来让族群越发强大。随之一起传递下来的,还有一份恐惧。那是每一个生灵都不愿意去面对的东西。

你若说是弱肉强食,还可原谅。因为它只是饥饿,只是想生存下去。但是那个东西,完全就是在娱乐。就那么漫无目的地走,遇见一个族群,就开始动手,从壮的开始,任由那些老弱病残逃跑,就跟猫捉老鼠的玩乐一样,慢慢折腾那些逃跑的残余。

尸体从来不会有完整的,更不会有牙印。它的手法,残忍到了超出那些凶兽能承受的极限。因为一旦它遇见能跟自己一斗的族群,就会进入不死不休的战斗。输了的话,你就只能看着自己的同类,可能是自己的好友,自己的孩子,自己的配偶,一个个变成空空荡荡的皮囊,在那一抹灿笑之中被嚼碎骨头。

笙季,按理说独一无二,一代一只,更替变换,从没有变化。它的消失,一直是一个谜团,有人说笙季突破了桎梏,变成了自然的一份子。也有人说笙季断代,成为时光的牺牲品。若是他们能够回到从前,肯定会被那几年的景象震惊。

连续数十年的,猩红血雨。

那一战的苦痛,那一战的绝望,历历在目,出现在老将的眼中。凝血成甲,低吟灿笑,每一个画面都是那样真实。他甚至感觉得到,那一口尖牙,锋锐利爪,伴随着血光,将自己的皮肉撕裂,露出骨头,一根根敲断,嚼碎。饱腹之后,还未断气的记忆,只能流淌下混着脓血的眼泪,用着自己最后的生命,将流传了无数岁月的诅咒念出。

“血魇!!!”那一头巨兽,放弃面前的无尽霞光,任由如刀掌风将自己割裂撕碎,抽回后腿,前爪带起隆隆巨响,拍向卫炎明。卫炎明双眼无神,血焰从七窍喷涌而出,一身血污,都是在这火焰下鼓胀凝实,化作一块块菱形盔甲,粗暴地拼合在一起。他的上半身,都是变得狰狞恐怖,血甲的形状,每一寸都在诉说着一个事实,这根本就不是来保护用的。

卫炎明血甲裹拳,硬生生接住那一只巨大兽爪。再不像先前那样退避。前踏一步,这一只兽爪连带着那老将的一只手臂,都是爆成漫天血雾。血甲铿锵,卫炎明四肢若蹄,奔袭向前。

后方拓跋正抓紧时机,完全不去顾及卫炎明变化,双掌一合,红霞横空,仿若苍天有伤,天罚涌出。那一头巨兽倒退,站立不稳,气血虚浮。拓跋正一掌轰下,浩瀚掌力引动天际之上的红霞,伴随着巨兽的惨嚎,降下天罚神火,将这四不像根骨点燃。巨兽吃痛,眼见就要跪倒在地。可惜卫炎明的到来,又让它狠狠地吃了一记。

卫炎明滑入腹部,全身蜷起,周身血甲成为开路的工具,在巨兽的躯体内穿透而过。卫炎明立地举拳,再次将这畜牲打的腾空而起。拓跋正自然不会错过这一次的优势,双肘之后,伸出骨刺象形,这是匕翾的特征,他跳到巨兽背部,用自己的骨刺,插入背脊,怒吼着向前跑动。

灵元归一,这种近似于实体的东西,只能用灵元来进行伤害。

将背脊切开,卫炎明双臂一振,那个老将已经近在咫尺。双拳如龙,悍然击出。拳头与胸膛的对碰,让老将的黑甲,卫炎明的血甲,都是崩碎开来。卫炎明脚下吐劲,增添一分推力。将老将从他盔甲后方的孔洞之中,直接打出。

双脚接连吐劲,爆发出一朵朵璀璨火莲,踏空而行。一拳一拳不断将老将胸膛打的碎裂声阵阵。一拳,一拳,又一拳。血甲爆裂,肘部巨响,卫炎明左拳带起条条火线,最后一搏将那老将打穿,老将握住卫炎明手臂,双眼通红,白发苍苍,此刻冬至。生机的迅速流逝,让他的身躯干枯,力气渐弱。

他有能力将卫炎明一起带走吗?谁都不知道,只看见卫炎明摁住老将肩头,将自己左手抽出,把尖锐嶙峋的血甲留在他的骨肉之中。空中,巨兽暗淡,消散而去。拓跋正散去红霞,再度变为火云,踩踏升空,接住掉落下来的卫炎明。

战局落幕,两个人,就这样将敌军四员大将斩了个干干净净,士兵们怎能相信,有着凶兽的灵元,平日里不断有着无敌之势的将军们,就这样倒在了血河中,跟士兵的血肉混在一起。石桥上,还摆放着那一具焦尸。在众人的呆愣中,一声闷响收回了他们的注意。

老将掉下来了,骨头突出体表,狼狈非常。气息奄奄,抬头都是十分艰难。拓跋正与卫炎明随之落地,落地之时,火云四散,仿佛被挤压开来。拓跋正放下卫炎明,甩了甩手,喘着粗气,感觉把卫炎明接住比与那两个将领的困兽斗都要费力。

他拍拍卫炎明的肩膀:“小子,不错。”话语伴随着一抹轻松的笑容。

这时,不远处,隆隆之声不断传来。引得众人侧目,萧鹰这才想起,在战局刚一开始,就听到了什么动静,不过那时情况危急,根本就没有去管。现在这隆隆声不断靠近,只能表明一件事,水灾。

已经可以明显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开始震颤,面前的石桥,都是变得摇摇晃晃。老将在上,茫然地看着四周,自己已经活不长,既然要发生什么,那还不如……

发丝飞舞,飞掠而去,冲过数名士兵,死死缠住卫炎明。众人举剑,那发丝却坚韧非常,一根断折都没有。拓跋正手掌吐劲,亦是毫无作用。石桥前的一个山涧拐角,土石崩裂,一道巨大水墙席卷而来。老将拼尽自己的力量一声大吼,甩动头颅,将卫炎明拉出地面。这一变故来的实在太快,水墙速度教人无力反应,须臾过后,巨浪冲过石桥,将老将卷走,将血污洗刷。

卫炎明所在位置还算高点,没有进入巨浪,在浪尖上坠下,还能看见手臂。拓跋正大喝一声坚持住,脚踏火云大步踏出,萧鹰张弓,搭上一根缠绕着特殊丝线的箭矢,一些必要的东西,大部分军队都是备着。跟随着拓跋正的脚步,离弦飞出。

拓跋正握住箭矢,转身缠绕在自己的铠甲之外,看准卫炎明还露在外面少许的手掌,奋力抓去。

《斗天战纪》 免费阅读章节

《斗天战纪》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