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横刀》横刀夺爱的三角关系 精彩阅读 横刀GAY吧

横刀

仙侠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太上小君原创小说《横刀》,主角是童迎,刘顺,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李……”刘顺从嗓子眼里艰难挤出这句话。 那手一松,他便瘫软跪倒在地,喘着粗气,慌忙说道:“李……李二狗,李二狗借钱不还,我自己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7 06:03: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太上小君原创小说《横刀》,主角是童迎,刘顺,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李……”刘顺从嗓子眼里艰难挤出这句话。 那手一松,他便瘫软跪倒在地,喘着粗气,慌忙说道:“李……李二狗,李二狗借钱不还,我自己

《横刀》免费试读

“李……”刘顺从嗓子眼里艰难挤出这句话。

那手一松,他便瘫软跪倒在地,喘着粗气,慌忙说道:“李……李二狗,李二狗借钱不还,我自己来拿。”

刘顺手脚并用转过身,口舌发干,看着方才提起他的人,青胡茬,酒糟鼻,头发凌乱,像没洗过脸似的,此时他听了刘顺的话表情一缓,如同一个颓废醉鬼模样,但眼神中还残留着一丝挥之不去的杀机。

马有义也是船夫,整日酗酒,刘顺心里发紧,他没听说过马有义和童迎有交情。

马有义皱眉道:“你找李二狗,跑童迎船上做什么?”

刘顺被吓得不轻,方才这酒鬼杀气腾腾,怎么都像那脏乱老茶楼里听说书人口中轶闻中所述的血手人屠。

好歹也是手下有过几条人命的,刘顺狠狠咽了口唾沫,镇定下来道:“有义哥怎的乱说,这,这分明就是李二狗的船。”

马有义死死盯着他的表情,沉吟不语,刘顺牙关子又有点要开始打颤,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面对那一下掰断铁刀的老头。空气凝重如铅,他胸口发闷,呼吸不畅,一张脸慢慢憋得通红。

此时,外头响起一道喊声:“哎哟,顺哥儿,你弄错地方了!”

脚步声传来,船身又一沉,紧接着一人闯了进来,正是那李二狗,他手里扬着一小块碎银对刘顺道:“咱又不是赖账,你何必呢,这下连地方都跑错了,这是童老头的船!”

越过马有义身边,李二狗把银子往刘顺手里一塞,拉着他就走,一边念念叨叨。刘顺双脚灌了铅似的停在原地,拉都拉不动。

马有义终于开口:“出去吧,以后做事先看清楚了。”

刘顺长长吸了口气,这才呼吸通畅,不敢多留,低头弯腰就从马有义身边跑过去。

钻出船帘,刘顺瞧见了日头,顿觉重获新生,此时船舱里传出声音:“今日之事,莫要被我从他人口中听见半分。”

李二狗回头喊道:“没想到啊,啧啧,马有义你凶起来还挺吓人。”

马有义紧接着从船内走出,此时他眼睛浑浊,对着太阳眯起眼睛,完全一副醉鬼模样,哪还有半分杀气。

“马爷,马爷爷,以后不敢了,咱们这也是无心之失。”刘顺回身赔笑,然后转身离开,回身之时,他面色蓦地阴沉下来。

下船后,刘顺与李二狗分开,颇有劫后余生之感,心想事后须得请这小子喝上几杯。

他回到自己船上停留一会,便离开码头。

来到梳月湖边坊市一处茶摊,作虚惊一场状,点了一壶铁观音。

喝完茶歇息了一阵,又离开茶楼,回到码头。

暗中,始终有一双眼睛打量着刘顺的行动,见他并未做出异样之举,才放心离去,正是马有义。

马有义并不知道,那茶壶之下正压着一张纸团,被茶博士端起后,顺手握入掌中。

童迎回到码头,是小半个时辰后,午时末,初冬原本便不毒辣的日头又暗去一分。

…………

刚回到梳月湖码头的童迎便见到马有义远远等待,他原地顿了顿,略一皱眉,走了过去。

“刘顺找人收债,弄错上你船了,我见他似乎并没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你且回去看看,可有遗失之物。他到现在尚未与他人接触,你若发现有异,便杀了。”

马有义照面便对童迎低声说出这一番话,童迎面色凝重,回到自己船上。

待翻开那船板夹层,他才神色略微缓和,只要这个没被人拿走便无虞,不过说起来,东荒认得这个的实在少之又少。

正出船舱,码头边便走来一人,模样枯槁瘦弱,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吹走。走到童迎面前,这枯槁老叟便道:“船家,出城去,价钱几何。”

童迎摇头道:“出城太远,今日不去了。”

老叟掏出一两银子道:“开船,这就是你的。”

童迎沉吟,若是普通渔夫,见到这些银子定会开船,他便淡淡道:“上来吧。”

老叟上船,童迎解开粗缆绳,麻衫下精壮的臂膊摆动,握桨一击,便将船推离岸边,划开水波向梳月湖西边行去。

码头中,刘顺看着那离岸而去的船,脸上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别人不认识那枯槁老叟,他可化成灰都认得,做梦都时常梦见,这便是那脸比刀片还硬的老头。时隔多年,他终于再见到了这老头。

行船驶离湖岸,向西行去,梳月湖西边有个城洞,城洞处也设有关卡,须得递交名籍才能通过。童迎载着枯槁老叟来到此处,老叟解开腰包将名籍呈上给一旁兵士,不经意间露出里面几片金叶,连守关兵士都多瞥了两眼。

过关后,船行两里地,到了江中,放眼一片开阔,行船不多,即使偶尔看见几艘,也是隔得遥远,只如小黑点般。

老叟走出船舱,忽的咳嗽两声,说道:“船家,老夫上船前未曾饮食,可有什么吃的?”

童迎用桨划开水波,瞥他一眼,摇头道:“没有吃的。”

枯槁老叟笑道:“不对,怎么能没有吃的,你若真是艄公,那合该要请我吃刀削面了才是。”

童迎面色一冷,停下木浆问道:“你是什么人?”

枯槁老叟昏昏沉沉的眼珠此时却一片清明,精光暴射道:“我也要问你是什么人!”

…………

酉时,日薄西山,时至黄昏,湖面一片金红色,梳月湖码头边路人稀疏。

马有义望着湖面,眉头微皱,脸上似有隐忧,他忧虑的并非半里地外那昨日曾发生大案的绛珠阁,而是童迎已去了近两个时辰,至今未回。

此时,就在码头不远处坊市的一间酒楼隔间中,李长安与穆藏锋、姬璇三人静静等待,终于等到冯魔带着那位乘上童迎渡船的枯瘦老叟前来。

舟未归,他却已回,至于童迎,则是沉到江底喂鱼去了。

呈上一张叠成巴掌大的暗金色丝帛,枯瘦老叟感慨道:“老了,杀这么一个暗子都险些没能敌过,这人实力至少不在练血巅峰之下。这便是在他船上搜到。”

李长安接过那暗金色丝帛,在桌上铺开,有两尺见方,其间赫然绘有一条血纹黄龙。

“腾龙密卷。”穆藏锋见到此图,一挑眉毛,连他眼中也有惊讶之色一闪而逝,眼神细细停留图上几息时间,他才转头对枯瘦老叟道:“龙骧暗卫每一个都不是庸手,阁下辛苦了。”

《横刀》 免费阅读章节

《横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