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猫叫了》猫叫了一个月 第七章 焦灼 猫叫了最新章节

《猫叫了》猫叫了一个月 第七章 焦灼 猫叫了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08-11 00:06:3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猫尾上的雪祈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猫叫了》由猫尾上的雪祈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苒,王大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把他拖出去,罚棍四十。”井州一脸森然,吃人似的盯着跪在地上小兵。 小士兵帽子早就歪在了一旁,斜斜的挂在额头,只露出一只惊恐的眸

>>>《猫叫了》在线阅读<<<

《猫叫了免费试读


“把他拖出去,罚棍四十。”井州一脸森然,吃人似的盯着跪在地上小兵。

小士兵帽子早就歪在了一旁,斜斜的挂在额头,只露出一只惊恐的眸,却映入一双毫无温度的眼,只得求饶道。

“首领,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的”

“首领,首领......”

很快有人前来拖走了那人,任凭嗓子已经嘶哑,井州却不为所动,随着传来越来越重敲打声,求饶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井州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嘴角挂起一抹玩味似的嗤笑,大步流星的走向紧闭的门扉,门外守着的一高一矮两名婢女,早已羞红了脸,大眼儿不时偷瞄着那俊逸的脸庞。

“小姐怎么样?”

井州在门外停住,侧身对着高个子婢女问道,眼神却是直勾勾的盯着屋内。

“小......”“小姐,很好......”

羞怯的声音传来,井州点了点头,推门而入。

矮个子婢女摇晃着高个子婢女的手臂,兴奋的说道。

“哎,小桃姐姐,你的命也太好了吧!公子竟然和你说话了。”

小桃满脸通红,嘴唇颤抖着,却仍是费力压低了声音。

“莺儿,小声点。”

虽嘴上是这么说,却又止不住往窗内望了好几眼,一脸兴奋的表情藏也藏不住。

被称作莺儿的矮个子婢女仍是一脸兴奋,嘴里嘀咕着“公子的声音简直好听极了......”

屋外一片春意盎然,屋内却气氛凝结成冰。

井州进来时,景苒便背对着他坐在床头,任凭井州如何费劲心思讨好,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井州也任凭她如此做派,只坐在一旁,灼灼目光跟随,不再出言打扰。

直到屋外有一男子身影伫立,恭敬的声音传来。

“首领,秦二已处罚。”言尽无需井州吩咐,那人影便自觉便退下了。

景苒这才悠悠开口“刚才我听院子传来吵闹声,所谓何事?”

“不过就是一小兵,叽叽喳喳惹人吵闹,处罚了便是,你不必为此烦扰。”

井州注意到背对着他的景苒转过了头,挤出一个笑容,温和的说道。

“别脏了我的院子!”

景苒抬起眸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井州闻言却突然变脸,先前讨好的样子瞬间消失,只剩一脸的愤恨,他双手微微颤抖,语气急促的开口责问。

“苒苒,我待你这般好,你却不肯多看我一眼.....”

“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兵,你却这般关心?”

“呵呵”嗤笑一声传来,景苒缓缓向井州走去,对上他一脸受伤的的神情,只觉得虚情假意,真是反胃!

“呸!别叫我苒苒,凭你也配?”

景苒美眸微转,眼中满是嫌恶,井州越发觉得生气。

这女人,真是不识抬举!

井州站起身来,一脸邪恶的笑容,伸手用力握住她的下巴,不顾她吃痛的低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细细摩挲着小巧的小巴,好似在把玩一件心爱的物品。

“别不识好歹。你马上就要嫁给我了。”

他看着景苒满脸不屈的样子,不知怎的,想提前告诉她这个惊人的“喜讯”。

屋内烛火摇曳,身下的人儿柔弱娇美,一双大大的眸子里满是惊愕。

好似欣赏够了她的无措,井州开口大笑。

“哈哈哈!”

“不知道到了那时,你是否还如同此刻一般高傲?”

井州伸手抚上了她的后颈,头微微低下,靠在她的肩颈处,深深地嗅了一口,清新的气息钻入鼻孔,令他心跳加速。

恶心得男人!恶心的触感!景苒感受到眼前的男人呼吸急促了几分,顿时害怕了起来,拼了命一般的挣扎,却被那双大手牢牢禁锢。

“呵,我等着你求我那天。”

征服一个骄傲的猎物,远比强取豪夺来得痛快。

井州一把将她丢在地上,转身便走,留下景苒失声痛哭,这些日的无措与愤怒,汇集成心中无尽的委屈,她看着窗外满目春光,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怎得她就到了如此绝望的地步。

心底暗暗发誓,哪怕是一死......

两个婢女还沉醉于少女春心间,无空顾忌屋内传来的啜泣声,黑暗中隐匿着一矮小男子,看不清他的脸,只一双阴沉的眸子泛出幽光,看着门外两个婢女矫揉造作的模样。

“呸。”吐了一口口水,那人便一瘸一拐的离开,不时传来疼痛抽气声,他渐渐隐入黑夜中。

人前还是翩翩公子的井州,此时却像条狗一般,低头跪在族长墨玄房内......

墨玄享受的半眯着眼,任凭身旁膀大腰肥的美艳侍女捏着腿,全然无视面前跪着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他仿佛才注意到大殿下跪得笔直的少年。

无意似的问道“井州,你跪在这儿干嘛?谁还敢让你跪不成?”

一双昏黄的眸子死死盯着井州,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见族长终于开口说话,井州连忙开口认错。

“族长,秦二是胡说,我并非刻意放走那二人。”

“是当时您急召我速回,我以为那二人必死无疑.......秦二纯属恶意挑拨。”

“哦?你的意思是怪我了?”

井州看着族长仍然阴沉的面色,慌忙磕着头认错。

“属下知错,属下真的知错,属下绝无二心......”

一声声沉闷的敲击声传来,直到地上染上血渍,墨玄才坐直了身体,侍女们接而退下。

“好孩子,做出这副可怜样干什么,你是我一手培养的,我还能不信你不成?”

墨玄此时却又换了一副面孔,一脸怜惜的看着井州,实在令人咋舌,可井州却好似半点不觉奇怪。

见他一脸顺从,墨玄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一步,井州撸起袖子慌忙的抹了把脸,袖子上眼泪鼻涕和血混合一团,他颤抖着腿上前,乖乖的跪在墨玄身下。

只有他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刚才与死亡的距离有多近......

墨玄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摩挲着井州的头。

“我知道你不会背叛我,但我不很不喜欢这样的传言。”

手中缓缓用力,井州秀气的五官挤在一起,像是蕴在一团雾气中,满脸狰狞,好似承受着巨大痛苦。

“你明白吗?”

苍老沙哑的声音传来。

“井州明白,明白......”“额......嗯......”

被剧烈的疼痛压迫,井州已经口齿不清,身体倒在一旁,墨玄这才放开他,看着身下蜷缩着的一团,老脸上写满了快意。

“这傻孩子,眼泪鼻涕的,你看这眼睛都红了,给我心疼得。”

“来,快起来。”

墨玄说着说着,就好似又换了个人一般,伸手扶起面前的少年。

这时才算是真正的过去了,井州心里舒了一口气。

“景苒那边......还要谢谢族长成全”

井州一脸谄媚的表情,此时他乖巧的蜷缩在墨玄脚下,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的意气风发。

“呵呵,说来也是你有本事......”

“若不是是知你有人皮面具这一手,那日也不会急召你。”

“那二人,总是让我心里难安......”

墨玄低头看着井州,这人不过是空有一副皮囊,表面风光,实则内里愚蠢不堪,不过嘛,用着倒还算舒心......

井州见他又提起那事,双腿止不住的开始打颤,墨玄却没有再发作,整个人看起来笑眯眯的,眸中泛起某种不知名的兴奋。

“不过井州有一事不明,您最初不是要了结她吗?”井州试探着小心开口。

“起初是这么打算的,不过族内众多那个老家伙的人,杀了景苒难免让人心寒。”

墨玄说道这又好似控制不住情绪一般,眸中泛起嗜血的光芒。

“倒不如控制景苒,为我二人所用。”

井州心中一紧,寒意铺天盖地而来,口中仍然顺从道:“是,是,族长您真是高见。”

“好孩子,今晚就你伺候我吧。”

墨玄摸了摸下巴,昏黄得眸子里露出一丝淫色。

“是。”

婚讯传得沸沸扬扬,今日和风晴朗,邻族的豹,猫,狼三大家族纷纷派出使者,送来贺礼。

要说这几日,动静最大的也只有景苒了。

起初是绝食抗议,而后又出逃数次失败,到了最后已经几日不不进食,也不发一语,本就巴掌大的小脸日益消瘦,脆弱得像个瓷娃娃。

井州对此也不意外,虽说他爱美人,一直求而不得,心中的些许执念,也比不过对地位的渴望。

只吩咐了人每日强灌吃食,丝毫不管她的痛苦与折磨。

景苒只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以前她什么都有,任意妄为胆大包天,如今她不过囚徒一个,谁还会给她几分好脸色。

这些日所受的屈辱,令她恨不得一刀杀了井州那条走狗,可是势单力薄,一切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今日狼族使者抵达鸢族,墨玄设宴盛情款待,众人皆言笑晏晏,相谈盛欢,唯堂下景苒目不斜视,只字未发。

“恭喜恭喜啊,豹族石青来迟。望族长恕罪。”

还未见其人,爽朗而洪亮的声音便响起,饶是心情沉郁的景苒,也随众人投去好奇的一瞥。

一双金丝绣花靴率先出现在众人面前,接着便是一张眉清目秀的年轻面庞,少年面色红润,露出和煦的笑容。

让人很不自觉心生好感。

在他的身旁跟随着一中年男子,着一身黑亿连帽斗篷,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根本看不真切容貌。

中年男子手中捧着一金色方盒,低头伫立于一旁,看样子是石青带来贺寿的小厮了。

“我当时哪位贵客远道而来,竟是豹族小王子,真是有失远迎,快快入贵座。”

猫叫了

猫叫了

作者:猫尾上的雪祈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猫叫了》由猫尾上的雪祈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苒,王大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把他拖出去,罚棍四十。”井州一脸森然,吃人似的盯着跪在地上小兵。 小士兵帽子早就歪在了一旁,斜斜的挂在额头,只露出一只惊恐的眸

小说详情